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新能源补贴过渡期结束新能源车企正式进入淘汰赛

文章来源:禾呈机械网  |  2019-08-24

2019-07-05 08:56:45来源:新京报

[导读 ] 新能源补贴过渡期结束,就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压力。坚持跑完上半程的几百家新能源车企,正式进入下半程的淘汰赛。

2019年上半年倏然而逝,对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,政府补贴时代已经过去。

按照《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新能源乘用车、客车、专用车国家补贴相较于2018年,整体退坡幅度超过50%;如果再算上地方补贴的全额取消,新能源补贴标准的退坡幅度整体上达到75%。

面对严峻形势,车市反响如何?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又出台了怎样的应对措施?新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详细调查。

业内认为,目前所有电动车生产商均处于烧钱阶段,距离实现盈利还很遥远,传统车企过分依赖政府补贴,造车新势力则靠融资度日。新能源补贴过渡期结束,就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压力。坚持跑完上半程的几百家新能源车企,正式进入下半程的淘汰赛。

车企忙应对 招数各不同

近期,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市内的奇瑞、比亚迪、广汽新能源等部分4S店了解到,店内经销商均未接到厂家正式调价通知,暂时仍以2018年补贴标准售车。一位比亚迪4S店销售人员说,店内尚未收到厂家针对补贴退坡的调价通知。

多家新能源车企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了补贴标准退坡后的应对措施。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、新闻发言人连庆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市场定价不是简简单单取决于国家补贴不同幅度的退坡,更取决于产品的竞争力。只有从市场消费层面来接受产品,未来产品的定价才会更加理性。北汽新能源有的产品价格不变,有的进行微调,还有的甚至还会降价。

比亚迪方面对新京报记者介绍,已经有一些预备措施来迎接这个挑战,有信心在国家补贴政策退坡过程中,通过规模化效益降低成本;通过技术创新提升产品质量;通过优化设计提升产品体验;通过国际大师加盟提升产品的颜值和性能。

蔚来汽车则对新京报记者称,一直对外公布的都是补贴前的价格,所以不会涨价。除此之外,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吉利、上汽荣威和奇瑞新能源的应对政策目前都在积极谋划之中,暂时没有对外公布。

未来车价上涨或不可避免

以蔚来汽车为例,虽然这家车企宣称是直销模式,会一直坚持价格的稳定,售价也是补贴前的价格。但是,按照2018年的补贴标准,蔚来ES8可以获得4.5万元的国家补贴和2.25万元的地方(北京)补贴,即最终可获得6.75万元的补贴;按照2019年新能源补贴标准,蔚来ES8只能获得1.8万元的国家补贴,再乘上80%的电池能量密度补贴系数,最终仅能获得1.44万元的补贴。这差额5.31万元,到底谁能承担得起呢?

“补贴下降后,车企成本大幅增长,若消费者不接受涨价,市场需求就难以有效启动。”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,车企既要覆盖制造成本,也要考虑未到位补贴的资金成本,所以肯定会调涨价格。如果不涨价,车企将面临极大压力。

因此,从现在开始,新能源车企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渡期。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,补贴退坡给上游企业带来较大的成本压力,车企很难再像过渡期时那样“自掏腰包”消化成本压力,一段时间之后,大规模的涨价潮在所难免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车企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自行消化补贴退坡所增加的成本,对任何一家车企而言都无法做到。”确实,目前上汽乘用车、广汽新能源、长安汽车高层均明确表示“电动汽车价格肯定要涨”。造车新势力中的威马、小鹏等头部企业虽然暂时没有跟进发布涨价的消息,但也只是缓兵之计,长久来看,涨价势在必行。

至于具体会涨价多少,截至发稿,各家车企谁都没敢贸然行动,还是在相互观察着。不过,多家4S店已经有了自己的预测,就是按照补贴政策测算,厂家和消费者各承担一半,届时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成本预计普遍会上涨2万元以上。比如一款补贴6万余元的主流纯电车型,过渡期结束之后,补贴将减少约4万元。

合资品牌借技术优势拟发力

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高速发展,一直离不开政策补贴的支持。如今,补贴在不断退坡,新能源汽车正在逐步从政策导向阶段进入市场化发展阶段。在这个全新的阶段,合资品牌又重磅冲杀出来,将给目前占据领先优势的自主新能源带来强力冲击。

据了解,跨国车企正在加码押注中国电动车市场,这些巨头未来几年的投资额将会超过万亿元。其中,宝马将原定计划一下子提前两年。6月25日,宝马宣布加快电动产品扩张计划,即在2023年前实现25款新能源车型的布局,比原计划提前两年。其中,在这25款新能源车型中,超过一半将是纯电动汽车。

此外,奔驰旗下首款纯电动SUV车型EQC今年年底就要国产上市;MINI纯电动版车型则将在今年下半年推出。福特汽车计划在3年内,在中国市场推出超过30款新车型,产品涵盖福特和林肯两大品牌,其中超过10款为新能源车型,福特领界EV定位紧凑型纯电动SUV,今年下半年就将推向市场。丰田计划于2020年开始推出10款纯电驱动的新车,在中国市场,率先导入的C-HR和奕泽的EV车型,有可能今年下半年提前上市。

由此可见,今年下半年才是新能源车的主战场,尤其是纯电动领域。当然,自主品牌也在进行绝地反击。其中在红旗的发展规划中,新能源车型到2023年将全部采用纯电驱动,首款纯电动车型红旗E-HS3是一款紧凑型SUV,将于今年第三季度上市,另一款中型纯电动轿车也争取在年内推出;广汽新能源Aion系列第二款车型Aion LX是SUV车型,今年第四季度上市,这也是今年首批可以将NEDC续航里程提升至600公里的车型之一。

随着补贴等政策福利释放的需求增速逐渐放缓,传统车企中转型的自主品牌、跨国品牌与造车新势力,三股力量正纠缠在一起,竞相角逐。业内人士认为,造车新势力恐怕会是最早一批被淘汰的车企,因为除了蔚来、小鹏、威马几家外,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仍在为“解决交付”和“解决产能”而发愁。随着补贴的退坡,这些车企的运营亏损都将大幅度增加,新能源汽车市场进入洗牌期后,它们将失去发牌权。

等速驱动轴扭力试验机

CSL-A冲击电动拉床

数显式全自动弹簧拉压试验机

友情链接